家長常說這句話,比打罵對孩子的傷害更大!希望你沒說過!

壮壮 | 2018-05-08檢舉

你誤會過孩子的好意嗎?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大人們往往沒有太多耐心去聽完孩子的想法,去分析他們為什麼那麼做。而是習慣性用眼睛速食式的撲捉眼前的資訊,想當然的下結論。其實當你多等一會,用心而非用眼睛去看時,也許就能收穫一份意想不到的感動。

前天老公接孩兒剛進家門,就憋不住的說“哎呀,你兒真是長大了。”

“怎麼了,快說說”我放下手裡的活,急不可待的想聽下文。

原來,老公剛騎車到幼稚園接樂樂,下起大雨,樂樂坐在後面還亂動,老公就吵了他。結果樂樂說,爸爸的腿露外面了,他想拉雨衣給爸爸蓋住。

後來老公說沒事別弄了,樂樂便沒再動,而是默默的伸出小手盡可能的為爸爸遮住......一個大男人說這些時,竟扭捏的望著地,掩飾著由於感動而潮濕的眼睛。

的確,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大人們往往沒有太多耐心去聽完孩子的想法,去分析他們為什麼那麼做。而是習慣性用眼睛速食式的撲捉眼前的資訊,想當然的下結論。

其實當你多等一會,用心而非用眼睛去看時,也許就能收穫一份意想不到的感動。

說到這,突然想起小時候很受傷的一件事,即便多年後,我依然問媽媽,當初怎麼能這麼想我,我,是你的孩子呀!

那是93年,我上小學四年級,做為獨生之女的我,家庭條件並不差,媽媽習慣性的每天給我一毛零花錢,我可以用它買我喜歡的五分錢一個的泡泡糖,或是其他零食。

但是,你知道嗎,我並沒有買,而是把每天的一毛錢都悄悄的攢起來,我要做一件大事。

於是我攢啊攢,終於有一天,我攢夠了10塊錢,我興奮極了,趕緊拿著一堆毛票找小賣部老奶奶換了一個十元大鈔,十元啊,你知道嗎?

這在93年對一個小屁孩來說,是多麼大的錢嗎?這種錢只有大人口袋才會有,小孩是不可能有的,但是我手上卻有這麼一張。

然後我拿著這十元錢像舉國旗似的,飛快的去找媽媽,想像著媽媽看到後驚訝的表情,期待著她會如何如何誇我,而我想做的這件大事就是給媽媽這個驚喜,讓她高興。

可是。。。。我錯了,當我滿臉興奮的給媽媽看時,她第一反應居然是:“你從哪拿的?”哐。。。。。心情瞬間從巔峰墜入穀底,看她起身檢查牆上挎包時,我委屈的大叫一聲,“是我攢的。”

媽媽似乎並沒聽到,等她確認錢真的沒少後,才相信我說的話。但我當時,心情已經一地玻璃,沒有絲毫的驕傲幸福了。

我不知道媽媽為什麼會如此想我,怎麼能認為是我偷的呢?我是她的孩子呀!我滿心歡喜的想給她一個驚喜,我捧著辛苦攢的十塊錢給她看,不,這哪裡是十塊錢啊,這分明是孩子的一顆心啊,結果卻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但當時我什麼也沒說,因為我還不懂得如何表達,只是這種受傷的感覺一直都曾記得,即便多年以後,我和媽媽談起這件事,媽媽也還說,那時根本就不相信我能有那麼大錢。

是啊,媽媽絕不會知道當我一遍遍路過小賣部時,是如何強忍著不買。當小夥伴幸福的吃零食時,我是如何默默的避開,為了這10塊錢,我忍受了100天的煎熬。

她也不會知道我對她的愛比她想像的要多,想讓她高興遠遠比吃零食重要。更不知道,她和爸爸的教育,讓我從小對金錢都有很強的免疫力。是的,她真的不是那麼瞭解我,雖然我是她的孩子。

這種冤枉我小時候經歷過兩次,第二次更讓我難以接受,有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無助感,若不是後來父親生病,估計我一輩子都要背這個黑鍋了。

那時我上高中,媽媽摔斷了尾骨,一時間,大小便都需要幫忙。有天媽媽入廁後,需要提褲子,爸爸便讓我去幫忙。我呢,是一個感情不喜歡外露的人,即便心裡再孝順,嘴上也說不出肉麻的話。

而那時的父母都很年輕,平時都是他們照顧我,從沒有過照顧他們的經歷,更別說幫著提褲子了,所以瞬間覺得無比尷尬,不好意思。

但我絕對是個非常孝順的人,去,肯定會去的,可我需要一個臺階過度一下。於是就開玩笑的做了一個掩鼻扇氣味的動作,並配合著長長的代表嫌棄的“嗯~~~~~”的聲音。

就在我接著準備去提時,爸爸突然從廚房沖出來,猛的把我推到一邊,然後邊幫媽媽提,邊失望的說,“好了,你這小孩也是白養了。”提完後,一下子就把我掂小雞一樣拎到門外,砰的一聲鎖上大門“滾”

呵,整個過程,我簡直就是突如其來,莫名其妙啊,這簡直太太太冤枉我了,我氣的也大吼一聲,”滾就滾” 然後就邊哭邊離家出走了(其實沒地方可去,就到了離家附件的淮河邊,邊走邊哭),那心傷的啊,真是哇涼哇涼的。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