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哈迪若当选马国首相,新马关系难乐观?在位时曾说:剥新加坡的皮有很多方法

七叶 | 2018-05-04檢舉

敦马哈迪在位的时候,总说新马两国签订的两份水供协定不平等,还曾经把新加坡比喻为猫,公开说出“剥猫皮有很多方法,剥新加坡的皮也有好几种”的狠话。幸好,我国后来靠海水淡化厂和薄膜技术推出新生水,才得以在水供问题上摆脱马来西亚的桎梏。

政治话语翻来翻去很像印度煎饼。

马来西亚全国大选进入倒数一周的最后冲刺阶段。《新明日报》与马来西亚前首相、反对党希望联盟总主席马哈迪做了一个专访,从执政联盟变成在野联盟的领导人,老马讲话的风格还是不变,政治话语抛出来就像抛印度煎饼那样,翻来翻去。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当马哈迪与我国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都还在位时,两人经常意见相佐,不时隔空舌战。马哈迪更是爱炒作水供问题,硬是要求大幅度调高水价,那时充当打手的马国外交部长赛哈密甚至恫言,新加坡要么妥协,否则“开战”。

李光耀(左)与马哈迪2005年4月27日在马国行政首都布城会面。(联合早报)

不过,这位曾经执政22年的马国首相日前在接受《新明日报》采访时却轻描淡写地说,新马之间的关系犹如“兄弟”,但“兄弟”间也会有麻烦,有些时候,问题可以解决,有些时候不行。

马哈迪说:“可这不意味着我们是敌人,我们不是敌人。不过,我们是‘邻居’,邻居之间往往会有利益冲突。有时候,新加坡想要的和我们想要的并不一样,所以就出现冲突。我认为,那是可以解决的。我尝试(解决),可是我在想,我就任首相的时候,我并不成功。”

马哈迪在位于布城专门收集和研究与马国首相相关资料和档案的将相基金会(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内接受《新明日报》记者采访。(新明日报)

老马:若希盟执政 将检讨新马水供和公积金问题

不只是水供,马哈迪对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也颇有微言。他在受访时说,新加坡允许在新加坡工作的砂拉越和沙巴人,辞职离开新加坡的时候,可以提取他们的公积金,可是马来西亚半岛的马来西亚人却不能这么做。老马说:“马来西亚半岛和砂拉越沙巴的人都来自同一个国家,不能把我们当作来自两个国家。”

老马直言,如果希盟入主布城,将检讨新马水供和公积金问题。

新柔长堤的输水管。(海峡时报)

老马:新隆高铁列车计划有待商榷

新隆高铁列车是强化新马关系至关重要的一个合作项目,老马也有意见。他说:“我们必须去研究,这是否有必要,是否有益处,因为这涉及非常庞大的投资,我们不要就只为了‘作秀’而去做。”

马哈迪表示,拥有高铁不失为好事,但两地距离非常短,不像中国般辽阔,是否值得投入这么多的资金去推行这个计划有待商榷。他认为,新隆高铁最多也只能节省一小时,更关键的是,马国没有这项计划所需要高达600亿令吉的投入资本,解决方法唯有去借钱。马哈迪说:“我们已经借了太多钱了,我们必须减少借贷。”

老马:纳吉和阿都拉对新加坡让步

老马还说,在纳吉和阿都拉的年代,新马关系比较密切,“那是因为,对于新加坡提出的任何要求,我们(马国)都在让步。” 他还说,当下马国政府对于新马面对的问题,是采取“逃避”的态度,所以新加坡会“高兴”。在他看来,有问题就应该要解决,但阿都拉和纳吉采取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马哈迪(左)与纳吉水火不容。(谢静怡制图)

这么多年了,老马还是当年的老马,总是喜欢把新加坡当沙包,指纳吉给新加坡让步太多,等于暗指马来西亚吃了新加坡的亏,借此煽动马国马来人反纳吉的情绪,说不定能拉到一些票。可能是性格好斗使然,也可能是民族主义倾向所致,老马显然不想看到马国和新加坡在平等基础上改善双边关系。

老马:“中资入马”没为马国带来好处

在谈及“中资入马”的问题时,老马的言论就像他当年提出的弯桥计划那样,想怎么弯就怎么弯。政治人物讲话,有时真像天上的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

马哈迪多次强烈批评纳吉所领导的政府的外国直接投资政策“变质”,最让他担心的是,和中国合作计划越来越多,金额也越来越高,不仅让马国欠债越来越高,带来的潜在问题也更严重。

中国发展商碧桂园与柔佛人民集团在柔佛海峡填海开发的“森林城市”。(路透社)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